十染絶
一路走来学会了坚强...
添加关注    发私信

日志
2

专辑
4

宝贝
1

粉丝
24

关注
61

原研哉:希望看到传统在未来中的样貌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十染絶      日期: 2013-10-12

在日本著名设计师原研哉设计的导航系统中,北京前门大栅栏丰富的老街建筑统统简化成了三维红色线条,以侧面俯瞰的角度呈现在智能手机应用中。“之所以选择红色,是因为红色是中国的传统颜色。”原研哉在大栅栏老建筑中的一...


在日本著名设计师原研哉设计的导航系统中,北京前门大栅栏丰富的老街建筑统统简化成了三维红色线条,以侧面俯瞰的角度呈现在智能手机应用中。

“之所以选择红色,是因为红色是中国的传统颜色。”原研哉在大栅栏老建筑中的一家西方复古风格的咖啡馆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他一身黑色,头发胡子几乎全白,戴一副刚好框住眼睛的小镜框多边形眼镜。
“我来这边时候,看到一个书道教室里,小孩在写字,方格纸有点泛黄,上面是红色的格子。此外我还看到其他很多相关的红色,像包土产的纸,上面也是红色。红色是中国的传统颜色,渗透到日常生活中,所以选择红色。”原研哉说。

在他设计的手机应用中,大栅栏三个字也使用了红色,用红色边框圈起来,看起来像很多中国古典建筑上出现的宅院匾额。这一设计作为北京国际设计周的主展区重点设计之一,成为一项既引人注目又很实用的设计。


被传统所打动
原研哉说,最初接触大栅栏导航的设计,是受到中国著名设计师梁井宇的邀请,参与项目竞标,当他本人来到大栅栏,被这里的传统样貌所打动,他发现,大栅栏的特点是,房子最高只有两三层,都是低层建筑,没有高层建筑。“特别适合用3D表现,通过俯瞰,四合院的整体面貌都可以被看到。”
他选择用线条来实现三维化,是因为,“现在还比较繁杂,全部用线条来表现,在手机应用里就特别有美感,就是抽象出来的四合院”。
原研哉说,自己是一个非常珍视传统的人,对所有传统的韵味都很感兴趣。他认为,传统不是一种纹样,而是早已沉淀在人们心中的东西;对传统的尊重,也不是机械地将传统纹样强加于现在的设计中,而是向内心寻找文化深处的感觉。
在他眼中,日本有整体的统一的审美,这就是:简单。他说,这样的审美倾向自中国的宋代始,崇尚淡泊清远的宋朝文化对日本产生的深远影响,至今,日本仍是一个喜欢简单审美的国家。原研哉的著作中有一本名为《白》,他认为,白这里并非指一种颜色,而是“最接近他心目中的禅意的表达”。他所作设计也大都以简洁闻名。他说,自己就像一个“清洁工”,“剪掉那些多余的设计”。

他观察到,相对于日本审美的一以贯之,中国的审美倾向在随着时代不断变化,宋代之后,明清开始热爱红墙绿瓦黄金装饰,到了当代中国,出现了一种被他称之为“混沌”的状态:及所有的文化都冲击进来,所有的美像火锅一样沸腾。
“人们最后会取向哪一种,是未来的事,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揉在一起。”他说。
他说,日本在明治维新时代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状态,所有的文化冲进来,日本人开始全盘否定自己的文化,但是随着文化的沸腾,自己的文化所带来的舒适浮现出来,人们发现,还是自己的文化最好。
“文化是一种本地性的东西,没有哪一种文化更好。所有的文化都融合在一起就没有特点了,就像所有颜色融合在一起就变成灰色。我希望看到所有的颜色都呈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他说。
原研哉说自己是在不断与世界不同地方的设计师工作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文化的可贵。“当开始将日本文化放进设计中,我才开始真正对世界有了贡献,慢慢地,我才真正有了作为一个日本设计师的自觉性。”

他认为,将传统改得面目全非是不行的,他现在做的,是将日本文化用国际语言来表达。


传统在未来中的样子

他同时相信,传统是不会被当代尖端科技所改变的,传统是一种精神性的,人们固有的,内心深处永远存在的东西。“文化不破不立,我们不断丢弃,也会不断产生新的东西,那些在丢弃过程中留下的东西,就是真正的传统。”
“我希望看到传统在未来中的样子。”他说。
他犀利指出,目前的日本“需要马上进行一次大的扫除”。 他觉得,战败后的六十年,日本把自己国家当成一个大工厂,为了发展经济,各种造物,建造高速公路。去了日本,不像是度假的地方,反而有一种紧张感。
他希望看到日本“以前生活的风景”,人们悠然自得,街道是传统的风貌,高科技的内核,走进一栋建筑,感到既传统又现代。
由著名日本生活品牌“无印良品”主办的MUJI AWARD国际设计大赛,2013年举办地将设在中国。大赛期许着在这片传统与未来交织的国度,可以发现让世界惊叹不已的作品
“这里并不是说要你无中生有创造出一种现在完全没有的东西,而是从一把椅子一个茶杯等日常生活用品出发,思考它在未来的新样貌,一种通向未来的永恒设计。”他说,最终选出来的获奖作品,有可能会被无印良品做成产品进入市场。
原研哉认为,和日本的年轻人不一样,中国设计师们充满着“能量”和“生命力”,而在日本,很多人觉得这件事情不可能就会放弃。“我希望中国的设计师可以做出和日本不一样的,让人大吃一惊的作品。”他说。
他认为,“无印良品”不是“普拉达”那样张扬的、有主张的品牌,而是不主张的、渗入生活缝隙的品牌。“也许房间里全是名牌,非常贵重的家具,但是桌上上放了一个无印良品的杯子。”
“我渴望在缝隙里渗入人们的生活,虽然是缝隙,却是不可缺少的。”他相信开着特别贵重的车那样的“好”,会给人造成压力,而更高层次的“好”是更加理性的、节制的。“文化是人类理性、节制的产物,人随着欲望不会产生文化。理性和节制是高层次的审美,希望人类不要再停留在那个阶段,往这个阶段走就更进化了一步。”
“无印良品”是能够代表日本日常生活的品牌,当被问到,如果中国设计师也希望设计出“无印良品”这样有世界影响力的日常生活品牌,应该走向什么样的方向时,原研哉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沉思良久,点出他眼中的中国审美文化的特点:繁密。
“中国的特点是做什么东西都很细致,像纹样、丝绸、雕刻等等,都非常细密、繁密、精巧。这与日本的细致不同。”他说,他正在参与的两个中国品牌视觉形象设计,一个是为景德镇陶瓷企业御窑元华堂,一个是苏州儿童服装品牌First Kids。他认为,这两家企业将传统工艺用到现在,既有高超的技艺,又有现代审美。

采访结束后,原研哉走到咖啡馆的二层露台,夕阳西下,太阳在低层建筑群的上方洒下最后一把金色。他掏出手机拍摄对面建筑的红色方框,他自己和古老建筑建筑、高大树木的剪影融为一体。“我很喜欢此刻的大栅栏。”他望向窄窄街道里奔跑的孩子、正在做饭的人家和慢慢行走的老人。



分享到: